{maxcms:load head_news.html}

最新资讯

被凌辱的男人

被凌辱的男人 凌晨2点,夏成踩著摇摇晃晃的脚步回到租住的房子,不出所料看见屋里已经是一片漆黑。那两个女孩子又早早睡下了,而且防盗门也上了锁。掏钥匙的间隙,夏成不满地抱怨著,这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,上次在酒吧和一个应召女郎喝到凌晨1点的他忘了带钥匙,打手机给她们居然不来给他开门,真是太过分..

把高傲小姨子肏成我的情人

把高傲小姨子肏成我的情人 华夏西北部的山区就像个原始地区,没有公路,没有汽车,连人影也少见。  在群山环绕之间,坐落着一间孤零零的草房。草房外的空地种着不少草药,药香四溢。  草房内空间不大,只有一张床和书桌,书桌上摆满了书籍和各种草纸。  此时,床上躺着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,他双眼紧闭,面色..

下药玩处女

下药玩处女 「君君,帮妈妈把行李箱拿一下。」  随着我把方向盘摆正,停稳车子,我和女儿孙燚君也来到了本次暑期旅行的目的地──月市附近的香山脚下。  望着眼前的一片绿荫,终日劳碌过后的疲惫身躯中的每个细胞都在发出喜悦的喊叫,叫我不禁感叹:「人生自古何其乐,偷得浮生半日闲。」难得有空。  回忆起..